中国管理干部培训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视角 > 时事要闻  > 正文

经济低迷最根本原因:经济过冷 金融过热
来源:财经综合报道  作者:财经综合报道  发布于:2016/5/25  本文被阅读:613次


正文 评论 (0)

 摘要:从实体到优势,从优势到核心竞争力,实体是基础。所以透过这个角度去想,我们现在很多问题的思维方法和分析问题的角度出了特别大的偏差,经济过冷,金融过热,这是我们经济低迷徘徊不振最根本的原因。

 2016年5月20日,由福卡智库主办的“2016金融变局·企业突围”主题论坛,在上海成功举办。数百位各行业的企业家、金融行业专业人士、权威专家出席本次论坛,吸引了众多业内人士和媒体的关注。本文根据福卡经济论坛“2016金融变局·企业突围” 现场演讲整理

  作者 | 谭雅玲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

  非常容幸应福卡智库的邀请来到上海参加2016年非常有意义的这么一个论坛,特别感谢王德培教授来邀请我作一个演讲,因为我们之间在学术交流上已经历史很悠久了,然后我们的观点、个性和禀性都非常相似,因为我们都觉得作为一个学者应该对现实负责任,对国家负责任,对市场负责任,所以我们要讲真话,讲实话。

  走到今天中国经济的纠结性非常突出,大家也是想通过这样的论坛寻找思路,寻求专业的答案,对于中国经济我觉得2016年非常重要,因为这是我们十三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再加上十二五的收官之年,它的复杂因素非常大,所以我们如何评估,如何去认识, 对我们各行各业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也是一场严峻的考验。

  根据王德培教授和福卡智库这次命题的主题,我自己报的题目是外部风险加大、内部突围不准。美国经济有那么差? 欧洲经济有那么差吗? 日本近来有那么差吗? 中国、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国家有那么好吗?

  1 世界经济真的有那么差吗?

  带着这样的问题,当前的舆论导向——世界经济低迷徘徊是不准确的,我研究世界经济30年,什么叫世界经济低迷?2%左右。什么叫世界经济中速?3%左右。什么叫世界经济高速?5%左右。我们有那个必要去恐惧世界经济吗? 世界经济有那么差吗?

  中国的外贸不好,外需不振,这句话到底对不对,我们要认真的去思索。我们的外贸还有多少人在干? 我们的外贸利润还有多少? 我们的外贸它的品质和核心竞争力到底有多少? 面对这样一种形势,我们需要的是深思,我用了一个“内部突围不准”, 为什么?我们在放弃外贸,我们在抓投资,甚至我们在极端的投机。 这对中国经济而言是一件好事吗?

  我观察了世界经济、中国经济30多年,回想2000年前后中国是靠什么引起了世界的关注,得到了世界的认可?是中国外贸。千万别忘了这段历史,正是中国的外贸托起了中国的地位,中国的地位托起了中国的货币。

  2 经济低迷的最根本原因:经济过冷,金融过热

  我们的循环路径是怎么走过来的?从实体到优势,从优势到核心竞争力,实体是基础。所以透过这个角度去想,我们现在很多问题的思维方法和分析问题的角度出了特别大的偏差,经济过冷,金融过热,这是我们经济低迷徘徊不振最根本的原因。

  我到过前海,它是一个新兴的自贸区,我们参加首届经济论坛,考察前海的时候,前海的负责人告诉我们前海有多少机构。我问了一句,这些机构中金融投资类占多少,对方答90%。

  这种配置对吗? 它能够真正把中国经济带动起来、盘活,把中国的金融搞强大吗?我们大家都会知道,不会的。按照我们走过的经历,按照中国的经验,我们现在的定义和定位是非常不准的,80%、90%的国民在从事金融投资、投机。

  美国是世界金融的强国,是很有地位很霸权的大国,华尔街很强大,美国的金融很强大,美元很强大。美国人干金融的比例有多少?40-60%。我们是不是太偏了,所以从这个角度去想,我们在分析现在形势的时候,首先需要纠正我们的情绪,摆正我们的位置。

  钢铁人是干什么的?是干钢铁的,钢铁的优势是什么?规模,钢铁的弱势是什么?不精,没有核心技术,没有核心的产品 —— 粗钢、螺纹钢世界老大,占比不到50%。精钢、特钢排不到世界的地位,占比只有2%,我们要思考的是把2%变成50%。但是我们的钢铁不干钢铁了,从2012年开始钢铁亏损、巨额的亏损,钢铁人干什么?干期货、干石油、干黄金、干农产品,剩余资金库存集中到了金融,集中到了投资。这个行业的领域是发人深省的一次教训,是血淋淋的教训。所以我们在面临这种环境的时候是需要把情绪平和,是需要把心态正常下来。

  3 金融:外部风险正在加大

  虽然我们的经济形态叫新常态,但是“我们是否正常”是一个前提,正如习总书记最近刚刚讲过的新常态不要翻新词语。怎么看待我们的经济形势,怎么看待我们的热点,这对当下我们去认识客观情况,认识国情,认识世界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基于我30多年对国际市场的观察,外部风险加大,我从三个角度来论证:

  一美国关注价值,我们关注价格

  1.美联储

  美联储从去年到现在一直在调查全世界,一直在忽悠全世界“我要加息了”。加息成了全世界的敏感点。是美联储把利率调到了0,现在美联储反过来第一个要加息,忽略了加息的现实和历史的过程。事实上,美联储已经加息了,0.25到0.50, 这个对于现在巨大金融市场的状态,对于投资极其膨胀的时代它很重要吗? 美联储加息美元就要升值吗? 它还要加,加两三次,就是1%到2%,美元利率的上调有那么重要吗?我们必须面对现实,把事态的轻重缓急分析清楚。

  从美联储的角度而言,他想不想加息? 他非常想加息,因为他的加息不仅仅是一种政策,它更是一种战略。

  我们看到的是短期,美国人规划的是长期。想一想2000年到现在,美联储主导了两轮降息,第一次降息13次,第二次降息10次,第一次的低点是1,第二次低点是0。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们的舆论非常简单,“美国有911事件了美国人这样做了”,“美国有金融危机了美国人这样做了”,这是错读了美国的特性和美联储的特殊。

  2.美国经济

  美国是有特性的,超过全世界的,他不是以本国为主。911事件美国的金融危机绝不是看到了本土,而是看到了全球,所以美联储加息与众不同于所有的中央银行的核心关注。我们关注的是什么?欧洲关注的是什么?日本关注的是什么?本国,我们是一个正常的货币,所以我们货币的重点是在国内!美国是一个正常的货币吗?它是一个特权的货币,它是一个霸权的货币,它叫权利性的货币,它拥有什么样权利?定价权、报价权,它有任何一个货币都没有的资质,所以它的货币供应量是以海外为主,不是以本国为主,60%的美元在全世界,40%的美元在美国的本土。

  欧洲、日本是什么情况呢?80%在本土,20%在海外。中国是什么?99%应该在本土,目前有1%在海外,我们的1%在海外和日本、欧洲的20%在海外是不同的,它叫合法, 我们叫非法。

  我们有货币地位吗?我们有完整的金融市场吗?我们有真正的市场经济吗?所以从这个角度去想,美国人为什么要不断的加息,是为了对霸权保驾护航,货币有了竞争对手欧元,世界在关注多元化的市场,他看透了,他看懂了,所以他要拼命的印钞票, 就是因为印了钞票美元的霸权在夯实,美元的霸权不是在削弱,过去的金融是美元,现在的金融、商品统统是美元的霸权。

  美国人在干什么?在扩张美元的势力范围,在扩大美元机制的影响力。我们只是关注价格,美国人做的是价值,要用价值去覆盖和垄断所有的价格。所以从这个角度去想美联储不那么简单,而美联储的特殊性不是模仿,不是追随。而我们问的最多的是美联储加息了我们怎么办? 美联储加息了世界怎么办?美联储、美国与众不同,我们需要看的深入一点,我们需要看的透彻一点,我们更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美国经济怎么样,全世界都为他担心,每一周的数据会为它去纠结,看看真正的美国经济,它现在叫超级大国,它的确是超级大国,超级在哪?规模超越了全世界, 技术超越了全世界。中国工业化低级版,美国工业化高级版,它的重点在哪里?机器人、纳米、页岩。我们的基础在哪里?加工、来料加工、深加工。

  怎么看待美国经济是非常重要的,美国经济处在最佳的时机,但是任何经济都会经历周期。美国经济的最佳时期,美联储不会放弃,他要抓住时机加息,因为他要引导全球的利率正常化。这是一个长远的战略,他通过两次的宽松政策把全球引入了不正常,放弃了实业,放弃了生产,关注金融,关注投资。他现在要回归正常了。怎么去想这十年的过程?对中国、对世界意义十分的重大,包括怎么评估别人,怎么拿捏世界,以及怎么看清自己。

  3.美元

  所以透过这个角度去想,第三个问题是美元,强势美元不得已,美元的货币政策取向以贬值为主,目前市场的舆论导向有很多改变,唯一不变的货币升值削弱竞争力,货币贬值增强竞争力,美国是这么一个高级化、现代化的国家,他都遵循最传统的货币学原理,中国有什么资格放弃货币贬值。所以从这个角度去想,发人深省的事很多,问题是我们能不能静下来,我们能不能学一点专业的,能不能把历史和现代,把国别和地区加以权衡,加以深入的论证。

  这里面给我们一个启示,网络很发达,没有思想是风险,资讯很快速,没有自己的判断是盲区。早晨打开手机,拿起电脑,我们看到的是在传播,我们没有深入的想对谁有利,对谁不利,是真的还是假的。这些东西想的太少了,所以你去看我们的整个市场舆论,今天美联储不加息了,明天美联储加息,今天美元贬了,明天美元升了,它的趋势性在哪里,它的政策方针在哪里,这些东西是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包括我们现在的政府管理者,包括我们所有老百姓参与市场的任何群体都要深思的。

  二负利率是不正常的

  负利率是正常的吗?负利率是不正常的,为什么一个不正常的趋势被全世界在追逐,被全世界在关注。所以我们要去想,它改变了传统,我们怎么认识负利率,我们怎么看待利率、回报率,和我们生产和发展之间的关系,不能不要生产和发展,只要利率,只要回报率,这是不可循环的,这是不能持续的。所以负利率在扭曲我们的宏观调控,在扭曲我们的心态,在扭曲结构,它是一个严重的负效应。

  我们研究院在做课题,我们希望负利率的来龙去脉,国际环境、金融战略、中国的抉择能够引起世界的关注,这叫中国的软实力。所以透过这些角度去想,

  三欧洲:货币竞争

  最后一个重点是欧洲,欧洲的事太多了,有恐怖袭击,有地缘政治,有货币竞争,有债务危机,欧洲这么多年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多事,核心是什么,看清楚的是什么?货币竞争,欧元挑战了美元的地位。美元是不会放弃欧元的,他一定要把欧元搞死,所以他在积极的推动英国退欧,他帮助了美国人。伦敦金融中心英镑的地位、石油价格的影响力,他在做功课,他在作为,实际长远计划是要分解欧洲,是要分化欧洲,最终击垮欧元。所以透过现象去想,欧洲的问题,企业、外贸、投资,中国如何拿捏,这个地区是一个巨大的风险点,还是中国最大的机遇地?我们要想清楚,要全面的论证。

  4 金融:内部突围不准

  从内部的角度去看,我个人认为内部突围不准,脱离背离实业是我们最大的危机,所以从这个角度去看,第一个问题,该干什么乱了阵营,钢铁行业该干什么,农民应该干什么,工人应该干什么,无论是计划经济,无论是市场经济,一定是有分工的。这个分工的专业,这个分工的国家利益,我们一定要想清楚。中国30年怎么取得的辉煌?是工人干出了成果,中国才会走到今天。过去我们有钱吗?没有钱,走到了今天我们有钱了,我们反而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我们是不是出了特别大的乱子, 所以该干什么这是我们的主要命题,干主业、干专业、干本岗、干本职,这是我们经济未来的希望。我们这个市场的乱象跟我们每一个人的行为都有关系。所以从这个角度去看,市场经济是一个上下互动、上下互为的过程。透过这个角度去看周期的问题、规律的问题,不是用套路去分析中国的经济,中国经济要走L型。我个人认为中国是U型,长期的低迷徘徊会有一个反弹,但是U型的两根柱子过去是靠速度和规模扭曲的结构,未来是靠品质、是靠技术、是靠合理的产业布局。

  第一根柱子是传统,第二根柱子是改革的新常态。需要我们做的是有耐心、耐力,在U字型的底部要徘徊,要调整,要学会放弃,要勇敢的进取。我们怎么分析中国经济对目前我们自己解困,对我们各个行业的出路是非常重要的。

  “一带一路”是大战略,这个大战略就是长周期,我们不能把“一带一路”作为短期、作为投机、作为套利的工具。所以从这个角度去看,中国经济要崛起,要再一次的崛起,要静心,要平心,要有岗位的概念,要有主业的概念。互联网是很火的,两年以前在出现这个词的时候我就坚决反对,我在所有论坛都呼吁互联网是工具,不能用互联网+主业,要主业+互联网,钢铁+互联网,造船+互联网,外贸+互联网。所以透过这个角度去想,时髦的东西不见得对,潮流的东西不见得对。

  第二个角度,混业经营乱了规矩。规矩的背后是什么?责任、担当。我们只讲赚钱,我们只讲利润,忘记了国民责任,忘记了国家主人翁的责任,所以从这个角度去想,这个经济复杂吗?很复杂,这个经济简单吗?很简单,每个人都能看懂,每个人都能读懂。我们存在的问题,外汇政策,国际市场外汇是一支独大,至今我们的外汇没有全面开放,证券和债券谁在先、谁在后?为什么外国人对中国市场这么感兴趣,支持中国投资价值,所以从这个角度去看我们特别值得关注价格的认知是基础,而价格的背后是价值,价值决定价格。

  我们当前的问题集中在汇率上,美元和人民币是一种态势,人民币对一揽子货币又是一种态势,我们的货币越来越复杂了,我们怎么去认知这种复杂性,把中国的汇率机制,把中国的汇率市场搞清楚,对企业长远的杠杆,对企业长远的走出去是非常有意义的。

  所以透过这个角度去想问题,美元升值是假的,人民币贬值是真的,我们要想清楚贬值对我们有利,我们该做些什么。所以我提出三点建议:第一注重理论的发现和创新,注重现实的深入与主见,注重内在的改革与风险,对自己的东西要清晰,对外部的东西要重视,看的长远一点,看的战略一点,这样对我们分析问题和研究问题的角度是非常有好处的。我希望能够引起大家的思考,给大家一个正面积极有效的作用,我的观点仅供大家做参考。

[1]

 
姓名 登录 后发表评论 立即注册

200个字符以内

 
阅读排行
2011-政府工作报告
两会回顾:政府工作报告
换届之年,领导干部如何书写自己的幸福
习近平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
新生代农民工城市融入程度较低地位差距感受...
国家“十二五”时期文化改革发展规划纲要
调查显示内地150万名智障人士有“被奴工”风...
北京规定超量重复开药不报销医院违规取消定...
开局之年续写中国精彩
多国限制进口日本食品
图片信息

主办: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  协办:仁达君仕管理咨询中心
联系电话010-82509745  传真:010-82504670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590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