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管理干部培训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论坛 > 专家观点  > 正文

刘元海:安倍在香格里拉的醉翁之意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观察者网  发布于:2014/6/5  本文被阅读:1221次


正文 评论 (0)

对于执政已有一年半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来而言,利用一切外交场合找中国的“晦气”似乎已经成为超过经贸洽谈,令他乐此不疲的“俯瞰地球仪”外交的中心内容了。这不,在5月30日于新加坡举行的亚洲安全保障会议、即“香格里拉对话会”(The Shangri-La Dialogue)的主题发言环节,安倍第一次作为日本首相在这个地区安全事务论坛上,振振有词地发表了一篇尽管没有公开对象,却明显针对中国的带有诘难意味的演说。

在演说中,他首先严肃地指出“某国不断造成既成事实,企图改变现状并将之固化的举动,一定会成为国际社会强烈非难的对象”。随后,安倍又马上把话题转到目前正处在紧张状态之中的南海争端问题,表示希望“通过对话来解决这个问题”,并且表示支持菲律宾和越南诉诸国际法的主张。在演说的第三个部分,他抛出了此次新加坡之行最想谈的话题——“恢复行使集体自卫权”。

安倍不厌其烦地详细介绍了到目前为止日本政界关于“行使集体自卫权”一事所进行的各种研究与探讨的内容,并且信誓旦旦地表示“日本是为了更为积极地为世界和平做贡献”而谋求集体自卫权的。在演说的最后,安倍言辞恳切地请求与会国家,尤其是东盟(ASEAN)各国理解日本重新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合理性。

通观安倍晋三的整场演讲,给人印象最深的要算是,他再一次打着“中国威胁论”的幌子来为日本恢复集体自卫权的合理性进行宣传这一点了。

从东盟这边来看,尽管近几周以来,因为中国与越南和菲律宾之间围绕南海争议岛屿的争端日益加剧,在东盟内部批评中国的声音有所抬头。但对于日本在这个时候伸出来的“援手”,除了越南和菲律宾两国以外,与会的东盟其他国家依然保持了必要的冷静。大会主席国新加坡驻“香格里拉”巡回大使许通美的表态就是一个明证。他不仅对中国,也向其他在南海海域提出主权领土要求的国家提出了委婉但却直率的批评意见。对于日本,许通美则直截了当地批评了其在“钓鱼岛”问题上坚持“无争议”的顽固立场。除了新加坡之外,马来西亚和文莱的与会代表也仅就南海问题与中国代表交换了意见,并未积极地对安倍的演讲报以多少回应。

安倍在国会陷入“阵地战”

不过对于安倍而言,原本也未必对东盟国家的支持与回应抱有太多期望,他真正看重的恐怕还是在“香格里拉对话会”这个区域外交论坛上宣扬日本立场。换言之,在国际舞台上营造出日本挺身对抗“本地区霸权国家”——中国的气氛,顺势再提出“恢复集体自卫权”的主张。就这样,利用外交舞台的表演来换回一部分民众的支持,对于近期在国内因“集体自卫权”争议饱受批评的安倍来说,应该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在推动日本恢复行使“集体自卫权”的问题上,自安倍在上月21日开始就此问题与执政盟友公明党进行商谈以来,半个多月以来的3轮协商不仅没有弥合两党间的认识分歧,反而加剧了执政同盟内部的裂痕。进入2014年以后,公明党的领导层为了应付由于安倍政权提高消费税所造成的民意反弹,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如何安抚支持自己的基本群众,力图确保本党在明年地方议会选举中不出意外。对于安倍绕开艰巨的国会修宪程序,直接通过内阁的决定来实现“恢复行使集体自卫权”,从而在事实上架空“宪法第九条”的企图,公明党一直都持反对的态度。

而除了网络右翼,恢复行使“集体自卫权”一事在日本国内并没有受到多数国民的支持。据《日本新闻》社所做的民意测验,到目前为止,日本国内大约55%的民众反对恢复“集体自卫权”。近期,冲绳、鹿儿岛以及广岛等地的多个市民和律师团体纷纷对安倍政府提起诉讼,反对他“违宪”恢复“集体自卫权”的行为。在这样的民意基础之下,公明党显然不愿意为了替安倍背书而牺牲自己的支持率,更不希望自己的基本群众认为公明党永远只会默默跟随在自民党的背后。

所以,在此次围绕“集体自卫权”的3轮磋商中,公明党采取了顽强的拖延战术,逐条逐句就使用“集体自卫权”的条件和范围与自民党展开讨论。讨论过程中,公明党方面参加协商的国会对策委员长漆原良夫,不断要求自民党方面必须要考虑到与行使“集体自卫权”有关的各种具体情况。公明党这种争论的关键不在于问题的是非曲折,而是要把协商一直拖到6月22日日本国会夏季休会时为止。这样,安倍就没有办法在9月份国会重新召开之前,正式在国会进行有关“集体自卫权”的辩论了。

对于这种看不到结果的协商,自民党的协商代表副党首高村正彦颇感无奈地表示,“照这样讨论下去的话,可就没完没了啦”。但是,公明党对于此次协商的态度是非常明确而强硬的,漆原良夫表示“公明党不能容忍国家的大政方针仅仅由内阁的19个人来决定”,他甚至提到了自公执政联盟解散的可能性。安倍政权这次想要轻易地说服公明党与自己合作,恐怕不会再像以往那样的容易。也许是面对国内阻力重重的困局,安倍才又一次祭起了外交“抗华”的工具,试图让一部分民众回心转意。

美国立场的日本想象

恰巧在近期,美国对华态度出现的某些新动向也给安倍的“外交秀”提供了动力。进入5月以来,中国和越南、菲律宾两国之间在南海争端的升级,给美国提供了攻击中国的绝佳素材。以往对华还算“温和”的美国国务卿克里和防长哈格尔,突然间改变了“老好人面孔”,开始指名道姓地指责起中国在南海的维权行动。而奥巴马在西点军校的讲话则再一次送出了美国的世界领导权不容中国挑战的信息。

既然美国已经拿出了态度来应对中国,苦于国内政治纠缠的安倍政府自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脱困的良机。这才有了安倍晋三在以讨论亚太地区安全合作事务,促进地区和平发展为目的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兜售“恢复行使集体自卫权”私货的演出。

可说到底,美国给出的毕竟只是态度,安倍如果不想让掺私货变成火中取栗,还是要找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当许多国际观察家批评奥巴马色厉内荏,或质疑美国再平衡战略的可行性时,安倍等人居然还真抓到了一根合意的稻草。

几个月前,美国国防大学高级研究院托马斯·汉默(Thomas Hammes)提出了对华实施离岸控制(offshore control)战略。

这位“海空一体战”概念的首创者对华战略构想的核心相当“复古”,与2001年米尔斯海默在《大国政治的悲剧》中的观点差不多,仍然围绕着冷战时期对华封锁的第一岛链展开。他认为,尽管美国与中国之间的相互经济联系已经非常巨大,但仍然无法避免类似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事件再次重演。为了防患于未然,汉默认为,美国应当首先强化以美日以及美澳同盟为支点的第一岛链的军事存在。一旦在未来与中国发生冲突,美国就将依托第一岛链的海空基地网,对中国的海上和空中进行全面的封锁。具体来说,美日澳盟军将拒绝(deny)中国利用第一岛链之内的海域和空域,守卫(defend)第一岛链周边的海域和空域,主宰(domain)第一岛链以外的海域和空域。届时,美日的优势海军将在其主导的全部海域自由地捕捉中国的船只和飞行器,彻底切断中国与外部世界的海空交通。在汉默看来,以这种形式展开的海空封锁将把中国拖入一场无法承受的消耗战之中。最终,经济上已经高度依赖国际市场需求的中国必将屈服。

此论一出,确实激起一些反响,但随着中美国力、军力的相对变化,汉默的理论眼下已变成纸上谈兵。美国军界现在更担心第一岛链内基地的安全,对汉默的高见敬谢不敏。

可日本的国际关系学界和政策制定者们竟对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显然在日本领导者们来看,如果汉默预测的情形发生的话,日本的国际地位就一定会像安倍这样的保守政治家所梦想的那样发生改变(因为他们坚信美国必胜)。有了如此“美好”的战略前景,眼下安倍在国内所面临的那些阻力便也就不成其为问题了。为此,日本当然要竭尽全力地去配合自己想象的美国战略。

而当前最需要我们保持警惕的是,日本会以美国非主流的“3D”战略作为自己的底气,利用各种机会向我挑衅。中国虽然不畏外敌,但在目前的情况下,保持和平发展的大局仍是上上策,因此要警惕日本铤而走险,以及美国鹰派蓄意忽悠日本的可能性。或许,此次“香格里拉对话会”只是安倍小试牛刀而已。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要做的,不仅是与其论理,还要斗智、斗勇,绝不给狡猾的对手以任何的可乘之机。

[1]

 
姓名 登录 后发表评论 立即注册

200个字符以内

 
阅读排行
闪淳昌周玲方曼:美国应急管理机制建设的...
唐斌:我国政府道歉规范的制度变迁及其特征...
边慧敏彭天宇任旭林:共享领导——知识团...
薛澜陈玲:制度惯性与政策扭曲——实践科学...
吴焰:论公共服务与政府职能转变
贾凌民曹胜:以政策支持推进转企事业单位改...
孙宇:构建面向公共服务的电子政务体系:理...
毛寿龙解读“新经济”:我们每个人都在体验...
李俊清:民族自治地方公共管理应与民族自治...
王澜明:创新行政服务建设服务政府
图片信息

主办: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  协办:仁达君仕管理咨询中心
联系电话010-82509745  传真:010-82504670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590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