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管理干部培训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论坛 > 专家观点  > 正文

温儒敏:农民工为何不喜欢“打工文学”?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观察者网  发布于:2014/6/5  本文被阅读:1276次


正文 评论 (0)

2012年,山东大学“当前社会‘文学生活’调查研究”课题组曾对农民工群体的文学阅读情况进行过调查研究,并得出了一个结论——农民工的文学阅读量高于一般国民的平均水平。这一结论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当然,这是总体而言,而农民工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其构成人员、工作环境等都存在着很大的差异。为了更加全面地了解农民工群体的文学阅读情况,课题组做了进一步的调查研究。他们分别以一群在深圳市某家大型私有企业务工的农民工群体和济南市的一个农民建筑工程队作为主要样本,这两个群体恰好代表了当前农民工的两种主要工作类型:一种在大型企业工作,多为年青人,文化水平多为高中及以上,工作规范且条件相对较好;另一种在小型企业及小工程队务工,多为中老年人,高中文化水平的比例不到20%,工作条件较差但富有灵活性。本次调查采用问卷和典型个案访问等调查形式,也获得了更加理性、客观和全面的研究数据。

课题组首先考察了农民工的业余文化生活,了解阅读文学作品在农民工生活中的位置,进而认清他们阅读的真正理由。通过调查问卷显示,农民工在回答业余生活主要做什么的问题时,30%和25%的人选择了“睡觉”和“游戏”,之后是“逛街”、“看电视”、“读书”,选择“读书”的比例为8%。但不同工作环境的农民工在选择上存在较大差异。其中大型企业的农民工选择“看电视”的比例达到35%。而建筑工地的农民工因宿舍没有电视可看,所以选择“看电视”的几乎没有。而在“你一月内看几次电影?少于3次者回答原因”的调查中,大企业农民工选择“三次以上”的占了42%,建筑工程队中82%的人选择“三次以下”,至于原因,“经济因素”占到55%。

接下来,课题组把重点集中在农民工对文学作品的阅读方面。在问及每月会读几本文学作品、原因是什么时,大约28%的人选择了“三本以上”,25%的人选择“一本不读”,其他选择“一到两本”。在回答原因时,87%的人因为“无聊”、“好玩”和“方便”,选择“喜欢”的只有13%。可见很多农民工选择文学阅读是为了消磨时间,这在随后的调查中也得到了印证。在“如果有可以选择的娱乐方式,你更愿意做什么?”这一问题上,26%和24%的人选择“电影电视”和“体育休闲”;“游戏”选项则占到21%,且多为30岁以下的青年农民工;选择“阅读文学作品”的只剩2%。最后,在问到阅读文学作品的目的是什么时,56%的人选择了“消磨时间”,“审美”和“提高思想认识”两个选项加起来才只有8%。这一问题与第一次调查中“你希望在文学阅读中得到什么”有些类似,所得到的结果有显著的共同点:农民工的文学阅读更加看重实用价值。

综合以上调查结果可以看出,虽然课题组的第一次调查得出了“农民工文学阅读数量高于一般国民水平”的结论,但真正因为喜爱文学而进行阅读的农民工比例极少,更多的是因为他们缺少多样的娱乐方式,以及经济、交通等方面的客观限制。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农民工群体对文化生活的迫切需求,特别是青年农民工更加不满足于现在的工作、生活模式。本次调查结果让人们对农民工群体的文学阅读情况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而“农民工文学阅读数量高于一般国民水平”的结论多少显得有些沉重。

农民工群体喜欢阅读什么类型的文学作品,这是很多人感兴趣的话题。课题组首先把调查集中在纯文学领域。结果显示,农民工在选择喜爱的文学作品时,“故事精彩”高居第一。在课堂之外农民工还接触过哪些作家的作品?鲁迅和路遥遥遥领先,选择比例分别达到34%和33%,其他如沈从文、赵树理、柳青、周立波、贾平凹、迟子建均不到10%,不过高达45%的人选择了“都没有读过”。农民工最熟悉与喜爱的文学作品中,《阿Q正传》和《平凡的世界》分别达到了35%和41%,其原因,“批判精神”、“关注现实”、“感情真挚”分别占据33%、28%和24%。

此次调查中,课题组还专门设计了针对“打工文学”的相关问题,56%的农民工表示阅读过打工文学作品,占比较高。但当被问及是否喜欢打工文学作品时,只有34%的人选择喜欢,写的生活不真实、没有表达打工者的真实感情、故事不精彩等都成为未选择的原因。由此可见,以农民(工)为书写对象的当下乡土文学和打工文学,在农民工群体中的接受情况不理想,真正喜欢打工文学的农民工读者也不多。出于比较的目的,课题组还设计了农民工对其他文艺形式中同题材作品的兴趣调查。如“在电影电视中,你最喜欢观看什么题材生活的作品?”,结果“乡村题材”最受欢迎,获得56%的认可率。农民工在观看影视剧时对乡村题材有特别的兴趣和喜好,与乡土文学和打工文学的境遇形成鲜明的对比,值得今天的乡土文学作家和打工文学作家深入思考。

在当下中国,农民工是一个数量非常庞大的群体,而且新一代的农民工普遍较年轻,文化可塑性大,他们的文化生活状况是现实文化的重要部分,也关系到未来国民整体的文化素质。因此,有关部门和组织、文学界、文学教育工作者等都应给予农民工这一弱势群体更多关注和关怀,积极了解他们的业余文化生活。而且,从文学自身出发,农民(工)作为庞大的读者群,文学也应加强与现实的联系,以多种方式关注他们的文化生活。如果能够满足农民(工)群体的阅读需求,也将有力地促进文学的发展。

[1]

 
姓名 登录 后发表评论 立即注册

200个字符以内

 
阅读排行
闪淳昌周玲方曼:美国应急管理机制建设的...
唐斌:我国政府道歉规范的制度变迁及其特征...
边慧敏彭天宇任旭林:共享领导——知识团...
薛澜陈玲:制度惯性与政策扭曲——实践科学...
吴焰:论公共服务与政府职能转变
贾凌民曹胜:以政策支持推进转企事业单位改...
孙宇:构建面向公共服务的电子政务体系:理...
毛寿龙解读“新经济”:我们每个人都在体验...
李俊清:民族自治地方公共管理应与民族自治...
王澜明:创新行政服务建设服务政府
图片信息

主办: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  协办:仁达君仕管理咨询中心
联系电话010-82509745  传真:010-82504670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590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