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管理干部培训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论坛 > 专家观点  > 正文

徐洪才:创造条件加快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来源:凤凰网  作者:凤凰网  发布于:2014/8/19  本文被阅读:1293次


正文 评论 (0)
    徐洪才教授是著名的经济学家。理论联系实际是徐洪才的一向风格,他曾走访中国200多个城市和200多家上市公司,为全国10余万民营企业家和各级政府官员授课。多次赴美国、欧洲出席国际研讨会,发表学术演讲。出版了《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经济》《变革的时代——中国与全球经济治理》等十余部著作,具有深厚的科技、哲学、金融学和经济学等专业背景,同时还有丰富的金融从业经验。近日,中国经济新常态的判断引起很大关注,对此中国网专访了徐洪才教授,请他谈谈他的理解以及如何规避中国经济运行中的风险。


   徐洪才教授认为,对外金融开放特别是资本账户对外开放过程中,存在一定的风险。资本账户对外开放,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提条件,势在必行。中国经济融入全球化,资本账户不对外开放是不行的,但是对外开放过快、过急,风险得不到控制,那也不行。
   未来10-20年,不加快资本账户对外开放,不加快人民币的国际化,那么中国就要犯历史性的错误,对不起子孙后代。因为那个时候,人口老龄化来临,改革任务也基本完成了,资源红利没了,人口红利没了,改革红利也没了,中国怎么办?必须在未来10-20年完成人民币的国际化,不抓住这个机遇,就要犯历史性错误。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如果不注意防范外部金融风险的冲击,不适应新的开放经济体的复杂形势,就要犯颠覆性的错误。特别是,更不能因为害怕犯颠覆性错误,而丧失历史机遇。
   美元崛起是在二战之后,依照1944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元和黄金挂钩。全世界人都相信美元,因为美元和黄金挂钩,一盎司黄金值35美元,是刚性的。但是后来,美国的承诺守不住了,就撕毁协议,搞浮动汇率制度。二战之后,欧洲重建家园,美国提出马歇尔计划,向欧洲输送美元,让被援助国拿着美元去买东西,拉动美国出口。现在中国有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要支持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美元不能倒,美元倒了中国会跟着倒霉,中国外汇储备跟着贬值。我们不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但是,要让国际社会相信人民币,因为人民币比美元更稳定、也有升值潜力。也就是要将人民币与美元绑定,相信人民币就是相信美元。同时也要让美国相信,人民币国际化有助于减轻美元责任和全球金融再平衡,在相当长时间里对巩固美元地位都是有利的。
   举例来说,一些国家出现资本外汇挤兑,某些机构不看好该国经济的未来前景,都要抛售该国货币,换回外汇,逃离出去。进口厂商这时候提前购汇,因为未来要贬值,提前购汇一年半年;出口厂商得到的外汇也不拿回来了,都停在海外,这就乱套了。这个时候,中国可以公开表态,一旦该国资本外汇出事,需要借钱,中国将会伸出援助之手。这个国家的客户可能需要美元,而不是需要人民币,这没有关系。我们可以借人民币给他,他拿人民币购买美元,到时候再还我们人民币,这叫“外汇三角运作”。这是一种创造,无中生有,创造了对人民币的海外需求。
   在美元都向美国回流的时候,美国国债收益率在下降,资产价格、债券价格在上涨,中国趁机把美元收益调回来一点,形成平衡,中国将美国国债变成现金,而且还能赚钱。把钱弄回来,中国自己这边的外汇市场波澜不惊。中国借出人民币,然后客户又拿这个人民币从中国购买美元,结果人民币供给没有增加,也没有减少,对冲掉了。但是中国人民银行账上的外汇储备美元资产减少了,增加了对外人民币债权,同样是债权,币种改变了,人民币在升值,这样做其实是把中国4万亿外汇储备的负担让更多国家来共同承担。
   中国不能什么责任都扛在自己身上,4万亿外汇储备是有用资源,在一定程度上也是麻烦,让大家分担一点,中国压力就会轻一些。有些国家借了中国的长期债务,可以10年、20年慢慢地还,将来没钱还,可以向中国出口石油、天然气,中国拿人民币去买,然后这些国家拿着人民币再还给中国。要让外国相信人民币,首先中国经济未来还有二三十年发展机遇期,这对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强有力保障;同时,也要巧妙地设计交易结构,比如“外汇三角运作”,创造条件促进人民币国际化。
   在中国金融开放过程中,要逐步加大放开对私人境外投资的资本管制。老百姓把手里的人民币换成美元,再把美元拿出去到外面买房子,属于在国外投资,没有什么坏处,这叫藏富于民。这样一来,中国人民银行的外汇储备就少了,压力就小了,调控货币政策的空间就大了,自由度就大了,人民币升值压力也就小了。钱走出去了,人也走出去了,国民素质因此提高了,中国国际地位也会提高。世界上市场那么大,中国人那么聪明,又有钱,让他们出去,符合现在国际化、全球化的潮流。扩大资本账户对外开放,有很多好处,可以把风险分散掉、转移掉。
    在对外开放过程中,要重新实现内外平衡。首先,增量上要把实现国际收支基本平衡作为基本政策目标,同时要盘活存量,把现有外汇储备用好,用活。同时,通过政策创新来引导藏富于民,藏汇于民,藏汇于企业,让他们分散风险、承担风险,加快走出去,这对改善中国经济内外平衡大有好处。政策上,可以征收托宾税,也叫金融交易税,就是资本进出国境的时候,征收1%的税。这样一来,短期资本、投机资本来炒作的话,就要掂量掂量了。要鼓励长期资本沉淀下来,保证长期投资的安全感,把投机分子、见风使舵的人都清理出去。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不能由投机资本来决定,而是由长期外汇供求关系决定。保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对实体经济发展有利。征收托宾税是一个好办法,可以促进资本账户开放,但是放而不乱。
走出去的人民币,也是人民币,但已经不是本币,而是外汇了。大家要适应人民币作为外币这个新的形势,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有利于提升中国经济的国际地位。

[1]

 
姓名 登录 后发表评论 立即注册

200个字符以内

 
阅读排行
闪淳昌周玲方曼:美国应急管理机制建设的...
唐斌:我国政府道歉规范的制度变迁及其特征...
边慧敏彭天宇任旭林:共享领导——知识团...
薛澜陈玲:制度惯性与政策扭曲——实践科学...
吴焰:论公共服务与政府职能转变
贾凌民曹胜:以政策支持推进转企事业单位改...
孙宇:构建面向公共服务的电子政务体系:理...
毛寿龙解读“新经济”:我们每个人都在体验...
李俊清:民族自治地方公共管理应与民族自治...
王澜明:创新行政服务建设服务政府
图片信息

主办: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  协办:仁达君仕管理咨询中心
联系电话010-82509745  传真:010-82504670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590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