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管理干部培训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论坛 > 热点热议  > 正文

【综述】中国社会改革的“四个构建”
来源:中国公共政策网  作者:刘辉  发布于:2010/9/29  本文被阅读:4845次


正文 评论 (0)

【作者】刘辉,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与公共安全研究所 在读硕士

    十六大以来,我国的社会改革悄然拉开序幕,包括对民生的关注、对公民权利的保障、对公平正义的重新诠释以及地方政府管理的诸多改革。在我国,政治改革应该以社会改革为前奏和铺垫,在经历过一段时间的社会改革之后才能够真正进入政治改革阶段。政治体制改革需要与之相配的社会土壤,激进的改革只会带来破坏和循环式的轮回。后现代主义将解构看做勇士的行为,然而没有建构的解构,带来的将是原有制度大厦倾塌后的空白,满目荒原。

    然而,我们关心的是,我国社会改革的核心应该是什么?任务又是什么?多年以来,笔者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逐渐形成了一些粗浅的观点。笔者认为,中国现阶段的社会改革,应以做好“四个构建”为核心。

一、 构建社会事务中各利益主体的参与平台

    政治是什么?良好的政治就是一场伟大的妥协。社会各利益主体能够以平等的身份进行讨论和协商,甚至引发激烈的辩论。真理越辩越明,但真理在现实中往往难以达到,只有妥协才可以解决真理的不可达成性和公众的现实需求性之间的矛盾。西方学者将民主的类型划分为聚合民主和协商民主两大类,聚合民主以投票的数量结果为标准,而协商民主以公共论坛为载体,力求通过协商达成一致。公平是一种主观感受,有时候它不是结果而是一种过程。必须承认,协商民主对结果一致的追求暴露了它的天真和理想化,但协商同时也提供了另外一个结局:讨价还价后的妥协。也只有妥协,照顾到了参与协商的各利益主体,同时为结果的达成提供了规则的合法性。

    在中国人的词汇中,“妥协”一直是一个贬义词,代表着软弱和无原则。但笔者要强调的是,政治理念中高尚的都是抽象的,而抽象的又往往容易被扭曲进而坠入邪恶的深渊。“人民利益”的确至高无上,但“人民”这个抽象的“共同体”只有在被分解成一个个具体的“利益主体”之后才具有现实意义,否则“人民”的概念就有被扭曲成只代表小部分人利益的危险,这在话语权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时最为严重。正如狄更斯对法国大革命的反思,“自由,自由,多少罪恶假汝名而行!”妥协,这一不太“光彩”的手段,恰好是解决“人民利益”不可定义性的最佳方式,虽然“人民利益”被很多学者称为伪概念,但每个个人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谈判和妥协,为他们提供了实现自身利益的有效途径。

    这一过程的实现需要一个各利益主体参与社会事务的平台,这也正是我们需要构建的。其实,在我国的现有政治体制中已经存在类似的平台,如政治协商会议。我们要做的是,构建更多的公共论坛和完善各种平台,扩大利益主体的参与范围,尤其是要增加弱势群体的参与平台,使各种利益主体自由谈判,达成妥协。两年前,笔者在一项关于农村土地征收补偿的社会调查中,提出过当地政府组织用地单位和农民代表谈判,在谈判中确定补偿方式和数额,因为只有这种谈判,才能真正增加农民的分量。胡锦涛总书记在十七大报告中指出,要提高国民的公民意识。密尔在《论自由》中提到,“只有真正的自由才能培养公民的社会责任”,同样,公民意识也必须在一个参与式的公民社会中得到培养。


二、 构建以政府为中心的多元社会治理主体格局

   “现代性具有稳定性,但现代化引发不稳定”,这是亨廷顿教授对现代化的描述。这不稳定的集中体现就是社会多元化的加速,这一点不用赘述,处在改革大潮中的任何一个中国人都能切身感受到。经济的发展提高了人类的生存能力和个体意识,同时信息化的飞速发展开阔了人类的视野,进而催生思想多元、行为多元和需求多元,多元化的趋势是人类发展的必然,不可阻挡。

    面对着公众需求的多元化,我们必须要抛弃“万能政府”这种致命的自负。西蒙当年提出有限政府,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解读,政府的“有限”,不仅是规模和职能的有限,其本质是能力的有限。我们不得不承认,在多元的社会需求面前,政府往往只能疲于奔命而无可奈何。因此,对于中国而言,构建多元社会治理主体格局的时刻已经来临。多元社会治理主体主要包括各种非营利组织和中介组织,在中国,这些组织与政府结成合作关系,将更有助于他们作用的发挥。

    非营利组织和中介组织之所以能够更为灵活地应对需求多元化,得力于他们的产生方式。这些组织不同于政府,政府是基于宏观社会管理而成立,而这些组织的成立大多源于慈善目标,并且每个组织都只针对一个特定的群体。这就使得他们能够为特定群体付出更多的关怀和努力,很多群体政府没有足够的精力和财力照顾得到,非营利组织恰好弥补了这一空白,成为为政府分忧的得力助手,这也是非营利组织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所以,各级政府大可不必将非营利组织和中介组织看作与政府分权的“洪水猛兽”,绝大部分的这类组织不是要与政府“分一杯羹”,而是要“加一杯羹”。

    总之,面对现代化的总体策略是,以多元化应对多元化。

[1] [2]  下一页

 
姓名 登录 后发表评论 立即注册

200个字符以内

 
阅读排行
【观点】网络谣言治理浅析
【综述】中国社会改革的“四个构建”
【观点】问责与倡议:引导中国慈善之路的政...
【综述】贪污贿赂犯罪应废除死刑主张的四个...
【观点】如何充分发挥社会组织在社会管理创...
【观点】药家鑫案:摆脱舆论干扰就是实现司...
【观点】户外探险需明确法律责任
【观点】三把利剑构建“重点领域、重要职位...
【观点】防震减灾:抗震设防才是当务之急
【观点】从四川省《应急管理办法》看行政立...
图片信息

主办: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  协办:仁达君仕管理咨询中心
联系电话010-82509745  传真:010-82504670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590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