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管理干部培训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论坛 > 热点热议  > 正文

【观点】药家鑫案:摆脱舆论干扰就是实现司法独立审判吗?
来源:中国公共政策网  作者:刘辉  发布于:2011/4/3  本文被阅读:4090次


正文 评论 (0)

   【作者】刘辉,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与公共安全研究所 在读硕士

    药家鑫一案的始末不再赘述,打开网页输入关键词“药家鑫”,相关报道繁多而详细,对该案的各种议论更是铺天盖地,在民众广泛发出的一片愤慨之声当中,也时有出现“司法不要受舆论的干扰”、“司法独立审判”等一些看似客观冷静的观点,且不少出自“名人”之口。但若仔细分析这些观点的具体内容,难免不会产生质疑,似乎有些人在刻意歪曲“司法独立”的真正含义。

    药家鑫案的判决结果尚未公布,在3月23日的开庭审判中,本来一个极为典型的交通肇事向故意杀人转化的案件却没有当庭宣判,为这个备受争议的案件赋予了更多的猜想。药家鑫案,加之以前发生的邓玉娇案、李启铭案等,都在持续地反映出当前司法所面临的社会舆论挑战,是否独立是否具有公信力?
 
    滥用和瞎用法理有违法治原则

    药家鑫的辩护律师路刚在法庭上提出了“激情杀人”之说,翻遍我国当前的法律条文,从来没有在法律规则中出现过这个词汇,也没有相关减轻或从轻处罚的规定,“激情杀人”充其量也只不过是法理上的探讨。姑且不探讨“激情杀人”一说的是非对错,按照审判的原则,案件审判首先适用法律规则,只有在法律规则缺失或者产生严重冲突时才适用法理解释。药家鑫将人撞伤,担心伤者记下车牌号日后找麻烦,遂杀人灭口,对这种犯罪行为的刑罚在现行刑法中能够找到明确的法律条文,适用法律规则即能够审判案件,根本没有必要采用法理解释!

    对法理的滥用是对法治原则的侵害,《论犯罪与刑罚》的作者贝卡利亚早在18世纪就提出,法律的威慑力在于法律惩罚的必当性。法治的核心是给人们提供明确的预期,通过对犯罪行为的惩罚性承诺来引导人们规避犯罪。正是基于这一点,法治原则虽然起源于法理之中,但同时要对法理解释保持高度的警惕,因为任意的法理解释会破坏法律的规范性和确定性,法律的解释权也容易被强势集团所掌控,这便是法治社会的灾难。因此,法律一旦制定出来,就要对其法理解释的适用设定高度限制,在法律规则能够审判案件时,不得采用法理解释。至于法律规则的正当与否,则是立法过程中所要解决的,法律一旦制定出来,就要严格执行,这是法治的基本要求。

    “激情杀人”让我不禁联想到了当年邓玉娇案辩护律师提出的“临时性强奸”,按照他们的法理解释,任何犯罪行为都可以找到“激情”的状态和“临时”的瞬间,于是“天下本无罪,庸人自扰之”。滥用法理也罢,毕竟他们是辩护律师不必考虑采不采用的问题,用得高明一点尚可让人夸一夸专业素养,但又用得如此拙劣,就实在没有可圈可点之处了。

    当然,辩护律师为自己的委托人辩护并无不正当之处,只要不是伪造证据、教唆作伪证等扰乱司法的行为,他们就有辩护的权利。司法的公正在于,个人情感上痛恨药家鑫的丧心病狂,但必须捍卫他辩护的权利!不齿于路刚“激情杀人”如此不专业的辩护,但同样捍卫他作为辩护人在法庭说出这番话的权利!依法辩护,法庭辩论,是司法公正的前提,但如果法官真的采用了这种法理解释,那才是真正的不公正!

    摆脱舆论影响就是司法独立了吗?

    关于药家鑫案,最近几天有一派强大的观点越来越占上风——司法审判不应受到舆论干扰而应独立审判。确如其言,被舆论牵着鼻子走的司法肯定不是独立公正的司法,但药家鑫一案,司法审判不顾公众舆论就是真正独立了吗?一方面组织四百学生在法庭外填写调查问卷,一方面又宣称抵制舆论干扰独立审判,这到底是在摆脱舆论还是在营造舆论?

    按照我国的政治框架,法院是由同级人民代表大会产生并向其负责,而人大是民意机关,从这个意义上说法院工作还真无法完全不顾民意,“司法独立”其实是西方三权分立体制语境下的话语,在三权分立架构中,司法权和立法权、行政权互不隶属才叫独立,那么在我国当前的司法制度下所谈论到的“独立”应该如何界定?

    我国当前的司法制度下其实是存在“独立”的一些原则的,主要是指司法不受行政权的干预和法官应根据法律独立审判。对于社会舆论与司法审判的关系,在国内从崔英杰案开始,到邓玉娇案,再到近期的几个官二代案件,一直处在争论之中。真正的司法独立审判,受不受舆论引导不是关键因素,而是法官在判案中应该只向法律和自己的良心负责,拒绝其他人的干扰,这里的干扰,可能是强迫,也可能是诱惑。至于社会舆论,如果审判案件的法官认为应该考虑在内,即可考虑,属于审判的依据之一。

    同时需要关注的是,我们所强调的司法独立审判,是为了提高司法的公正性,而不是为司法维护强势利益集团去提供借口!所以公众的舆论是需要在司法审判过程去考虑和重视的声音。

    独立审判关键在法官

    我国属于大陆法系,在英美法系中,案件审判是以法庭辩论为主导,法官扮演一个“主持人”的角色,而在大陆法系中,案件审判以法官为主导,在我国,要做到案件的独立公正审判,关键还是在于法官。

    我国对法官判案的基本要求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这句话高度概括,看起来似乎不难做到,但在我国当前的司法实践中,却不尽然!法官的独立审判,对法官个人素质提出了极高的要求,他要抵制住利益相关人的金钱,顶住上级领导的压力,拒绝熟人的人情,甚至对朋友亲人“六亲不认”,这在浓厚“人情社会”的中国是很难做到的。

    具体到药家鑫一案,要公正审判,就要切实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最基本的方式就是充分进行法庭辩论,本人认为需要公诉方和被告人双方辩论的主要有如下几点:
   (1) 关于自首的认定问题。本人认为,药家鑫是在警方掌握犯罪证据和抓获之后交代罪行的,应认定为“坦白”而非“自首”。
   (2) 关于“激情杀人”应否从轻问题。这一法理能不能解释的通需要辩论,另外应否从轻处罚,需要就受害者有没有严重过错进行辩论。
   (3) 关于情节性质问题。辩护律师认为药家鑫没有危害公共安全因而性质不恶劣,但试问撞人后连捅八刀引起公众一致愤慨,还不算恶劣?
   (4) 关于药家鑫的优秀过往能否成为减刑理由。一个人曾经优秀就能够成为以后犯罪减刑的理由?听说过“戴罪立功”还真没听过“据功犯罪”。再说,一个背包中常年预备有20厘米长的刀子、能忍心对一个弱女子连捅八刀的青年,还真是“优秀”。如果再承认以前的药家鑫是优秀的,那么只能说明我们对学生的评价标准真是出了大问题。

    法庭辩论环节是公诉方大展手脚的舞台,我们不能剥夺辩护律师发言的权利,但我们可以与之辩论,驳斥他的辩护理由。

    另外一个最为重要的环节,是判决结果和判决依据的公开,判决依据的公开十分关键,每个案件的审判都难免会带有法官个人的价值偏好和主观意见,检验的方法就是公开,交由更多的人去讨论,去判断。

    民意本来就应该属于判案依据

    有越来越多的人反对社会舆论干扰司法,这种在舆论大潮面前保持冷静的勇气值得赞赏,但依本人看来,民意,也就是社会舆论,本来就是判案依据的一部分,是量刑时应该考量的情节。因为社会舆论,本身就是判断犯罪情节“性质是否恶劣”的最佳标准,激起公愤、公众高度一致,难道还不够性质恶劣?在药家鑫一案中,主张摆脱舆论干扰的人中,有一部分人是在耍一个拙劣的花招,企图通过把自己打扮成“司法独立”的卫道夫来摆脱公众舆论对药家鑫的谴责,之所以说他们拙劣,是因为如此做的后果必然会进一步加重民愤,民众之口,是堵不住,也是摆脱不了的!

    司法是弱势群体最后的稻草

    在一个社会中,难免会存在强势利益集团和弱势利益集团,也难免会存在利益的冲突,受害者最后的救命稻草就是司法!一个运转良好的社会,需要存在一个及时和公正的纠偏机制,能够对违犯社会规则、侵犯他人利益的行为及时惩罚,我们不害怕一个社会出现错误,害怕的是错误得不到纠正!司法在每个社会中都毫无疑问地承担起了这个职责,司法的公正不仅要求结果的公正,而且要求对错误行为做出及时的惩罚,“迟到的正义非正义”。药家鑫一案必须尽早宣判,不仅是给受害者和公众一个交代,更为重要的是,实现司法正义。莫要让这根救命的稻草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司法的不公正将会成为摧毁一个社会的致命一击!

    我国公众对司法系统已经形成了习惯性地不信任,也因此而引发了持续的争论。药家鑫一案的宣判结果还为公布,但公众之间已经发生了持续的热烈争论,大家好像都担心法官做出与自己预期相去太远的判决,这也体现了当前公众对我国司法一定程度的不信任。
该案的法官如果有志气,就摆脱一切干扰,包括利益相关人的请托、外来的压力,也包括社会舆论,对法律和自己的良心负责,对药家鑫案给出一个公正的判决,以个案正义来重建公众对司法的信任!

   (翁琨 编辑整理)

[1]

 
姓名 登录 后发表评论 立即注册

200个字符以内

 
阅读排行
【观点】网络谣言治理浅析
【综述】中国社会改革的“四个构建”
【观点】问责与倡议:引导中国慈善之路的政...
【综述】贪污贿赂犯罪应废除死刑主张的四个...
【观点】如何充分发挥社会组织在社会管理创...
【观点】药家鑫案:摆脱舆论干扰就是实现司...
【观点】户外探险需明确法律责任
【观点】三把利剑构建“重点领域、重要职位...
【观点】防震减灾:抗震设防才是当务之急
【观点】从四川省《应急管理办法》看行政立...
图片信息

主办: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  协办:仁达君仕管理咨询中心
联系电话010-82509745  传真:010-82504670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590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