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管理干部培训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论坛 > 热点热议  > 正文

【观点】如何充分发挥社会组织在社会管理创新中的作用
来源:中国公共政策网  作者:中国公共政策网  发布于:2012/5/20  本文被阅读:4209次


正文 评论 (0)

【作者】温巍,中国人民大学公共财政与公共政策研究所 在读硕士

    胡锦涛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社会管理及其创新专题研讨班强调,要进一步加强和完善社会管理格局,引导各类社会组织加强自身建设,增强服务社会能力。第十三次全国民政会议3月19日在北京举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随后的座谈会上表示,全面加强民政工作,必须优化政府机构设置和职能配置,整合资源,构建直接面向基层、面向社区、面向家庭和群众、职能有机统一的管理服务体制。这次会议也对社会组织的登记管理改革有了专门部署。
    近年来,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化和社会建设目标与模式的确立,各类社会组织蓬勃发展,承担了越来越多社会管理和社会建设的职能,在社会管理和服务中的组织引领、协调整合、示范带动和排忧解难功能日益增强,成为我们加强社会建设、创新社会管理的重要内容。
    社会组织是人们为了特定目的而组建的稳定的合作形式。相对政府部门而言,这样的组织具有灵活便利的特点。在民生问题日益繁杂的当下,社会组织不仅能替政府解决好一些棘手问题,也能把政府一时难以办好的事物搞得有条不紊。从这个意义上讲,社会组织是政府职能在社会领域的“细微血管”,可以成为政府管理的“左膀右臂”。 尽管社会组织被证明是一项行之有效的社会管理方式,但要想真正发挥其在社会管理与公共服务中的作用,决非易事,需要做很多工作。

给社会组织“松绑”

    日前清华大学内举行了一场官方和学界共同参与的学术讨论,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的领导们频频发出社会组织加快改革的信号:双重管理体制的作用已经发挥到了尽头,所有的优势都已经告一段落,必须要进行改革;“当碎片般的矛盾冲向政府时,有社会组织挡一挡发挥作用,不是很好吗”……(3月28日《中国青年报》)
    还是《中国青年报》的报道,中国目前社会组织的登记率,每年净增长仅维持在2%到3%。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认为,在中国至少有300万个无法登记的社会组织。这意味着,相比于已登记注册的45万个“合法组织”,近九成民间组织处于“非法状态”。
从我国目前情况来看,登记管理机关和业务主管单位分别对社会组织行使监督管理职能,社会组织要在民政部门申请登记注册,必须先找到一个政府部门或其授权的组织作为业务主管单位,否则民政部门不予批准。但是由于很多方面的原因,找到一个可以挂靠的业务主管单位并非易事,许多社会组织只能暂时放弃注册登记,于是以“不合法”状态运作。
    一些地方政府已经开始在这方面进行实践和探索。据报道,在南京,成立社会组织就不需要注册资金和固定的活动场所,只需要向社区申请并在区县或街道备案就可以,到2010年底,在社区备案的民间组织就多达10389个。
    据金羊网新快报讯,2012年7月1日起,除了特别规定和特殊领域,广东省内成立的社会组织不用找业务主管部门,可以直接向民政部门申请登记。近年来双重管理体制的僵化问题逐步在广东省率先得到解决。2011年11月,广东省出台的相关规定指出要降低登记门槛,简化登记程序,为社会组织“松绑”。广东的做法与中央的精神是一致的,在这方面勇于探索,先行先试,在此基础上积累的宝贵经验值得其他地方认真学习运用。

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建设,增强社会组织自身力量

    社会组织作为新生事物,发展迅猛,新情况、新问题不断出现。国务院1998年颁的《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和《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及2004年颁布的《基金会管理条例》已明显不适应社会组织管理工作的需要,至今许多地方未能出台地方性相关法规或规范性文件,导致社会组织发展缺乏政策法规支持,在如何有效管理方面仍然是个盲点。
    从目前情况来看,社会组织普遍自身力量薄弱,发展后劲不足,在资金来源、人才队伍建设、内部治理结构等诸多方面存在着问题。在给社会组织松绑的同时,国家层面应该给予政策倾斜,以实际行动支持社会组织的发展。比如对非营利性、公益性的各类社会组织予以税收支持,增强政策激励机制的驱动作用,这样可以提高社会组织的积极性和主观能动性。
据了解,《中央财政支持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服务项目资金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等相关配套政策,已在2011年年底出台。民政部部长李立国在日前接受财新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央已经决定拿出2亿元财政资金支持社会组织开展社会服务。

政府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

    目前许多地方政府没有明确的发展规划和协调机制,对于社会组织的态度不是扶持发展,而更多地是强化监督管理。相关业务主管部门存在自由裁量权过大的问题,且对部门利益有严重倾向性。对于社会组织的管理,政府应该进一步明确哪些领域该管,哪些领域不该管,厘清政府与社会的边界。应该建立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社会治理结构,必须形成政府与社会之间的分工合作体系。政府应当将不该管、管不了、管不好的事情交给社会和市场主体。比如,广东省已有11%的社会组织承接了政府转移的职能,9%的社会组织有政府购买服务。政府的税收权应该注重履行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的职责,同时要完善各项管理制度和法律法规,创造条件让社会公众参与监督,促进社会组织的合理竞争和互相监督,引导社会组织公开信息,促进运转透明和开放,推动社会组织真正成为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发展的社会法人主体。

[1]

 

前一篇: 【观点】网络谣言治理浅析
后一篇: 您目前所浏览的信息已经是第一条了!
姓名 登录 后发表评论 立即注册

200个字符以内

 
阅读排行
【观点】网络谣言治理浅析
【综述】中国社会改革的“四个构建”
【观点】问责与倡议:引导中国慈善之路的政...
【综述】贪污贿赂犯罪应废除死刑主张的四个...
【观点】如何充分发挥社会组织在社会管理创...
【观点】药家鑫案:摆脱舆论干扰就是实现司...
【观点】户外探险需明确法律责任
【观点】三把利剑构建“重点领域、重要职位...
【观点】防震减灾:抗震设防才是当务之急
【观点】从四川省《应急管理办法》看行政立...
图片信息

主办: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  协办:仁达君仕管理咨询中心
联系电话010-82509745  传真:010-82504670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59039号